負簫行吟為守園——記劉旭東先生

2021-06-28 10:06:37作者:宋慶中

  “又不是你下的蛋,怕人吃了。”“你少滿嘴裏混唚!你娘才下蛋呢!通共留下這幾個,預備菜上的澆頭。”——熟讀《紅樓夢》的人,對這一番言辭都會忍不住發笑。這是第六十一回司棋率眾打砸小廚房的前奏——蓮花兒和柳家的針尖對麥芒式的互掐。小廚房在哪裏?在賈府。不,它在崇州罨畫池。2019年12月天寒木落時節,我受邀參加四川省2019紅樓夢學術研討會暨罨畫池紅樓夢演藝項目論證會,如約來到西州勝蹟罨畫池,霜染銀杏,臘梅花開,園中美景令人陶醉。然而,讓我感到稱奇道絕的還不是罨畫池歷史的久遠、風光的旖旎,而是它的守護人劉旭東先生。按會議行程安排,12月14日下午三點至六點進行罨畫池紅樓夢演藝項目論證會,論證會開始前嘉賓遊覽罨畫池博物館。博物館由罨畫池、陸游祠、州文廟等三處緊密相連的古建構成。我們從文廟“萬世師表”牌坊前下車,在劉先生的帶領下,踏入這個花木扶疏的文化傳承地。剛走幾步,我便詫異——詫異的是貴為博物館館長的劉先生化身為導遊,嘴邊別起麥克風,滔滔不絕地講解了起來。景色殊勝之處大多是配有專職導遊的,而景區的領導大多是陪同佳客遊賞的,像劉先生這樣親自上陣的一館之長雖非鮮見,但其學養的深醇、文史的精通卻着實令人欽服。於是,風含情,水含笑,亭台水榭訴説着富麗的過往,古樓廢殿從唐詩宋詞中鮮活走來,崇州瑰麗的建城史綴成這座千年古縣典雅的裙裝。

  繞過文廟,便到了罨畫池,雲牆環護,波光瀲灩,而劉先生的嗓門也大了起來。“各位嘉賓老師,別看罨畫池小小巧巧,這裏可是87紅樓取景最多的地方,有6集的戲是在這裏拍的。”“各位老師看到那座小橋沒有?87紅樓民俗指導鄧雲鄉評它為‘唐代古韻照人,有今天日本奈良風味’,大家回想一下電視劇裏司棋帶人氣勢洶洶來鬧廚房,是不是經過了一座小橋?就是那座橋。”順着劉先生所指的方向,但見錦鯉嬉戲,清溪逶迤,一座紅色三曲小廊橋昂然而出,別有風姿。“小説上只‘帶了小丫頭們走來’八個字,電視劇卻將劇中人置身於這樣一處風景如畫的地方,因而87紅樓才成為無法逾越的經典。”確如劉先生所言,87紅樓的精工妙制,貴在對細節的極致追求,細節體現着一部影視劇的高度。而劉先生對《紅樓夢》原文的爛熟於心,又令我們刮目相看,嘉賓中87紅樓賈寶玉的飾演者歐陽奮強亦頷首稱賞並頻頻舉起手中的相機,追憶似水年華。聽着劉先生的講解,我走進了封塵已久的時光:罨畫池後門那一帶瘦石嶙峋的假山,拍攝了“鴛鴦無意遇鴛鴦”;飛檐若舉的暗香亭連着的那條長長的比鄰廊,原來是鳳姐生日不勝酒力出門歇息和苦等寶玉的玉釧兒“獨坐在廊檐下垂淚”的地方……

  劉先生長得黑黑壯壯,屬於那種放到人堆旋即找不見的一類人。但這類人往往實力至上。劉先生令我折服的不是他精研地方文獻,對崇州歷史瞭若指掌,而是對《紅樓夢》也懷有一腔的熱忱,他曾手抄全部紅樓詩詞,並背下百廿回小説的回目,——這是很了不起的壯舉。

  有人説,如果你在罨畫池看到揹着一管竹簫,負手觀察一花一草一磚一瓦,出語干涉亂扔垃圾者,那個人一定是劉旭東。這和他微信暱稱“守園”正相映照。這樣一個責任感爆棚且諳熟《紅樓夢》的人蔘與籌備川省紅會,川省紅會則指日可待矣。我篤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