陸舜會試佚文

2021-06-07 11:22:21來源:泰州日報作者:夏俊山

  高考在即,不禁想起泰州籍歷史文化名人陸舜。陸舜(1617——1692)字元升,號吳州。康熙三年會試經魁,繼而為進士。授刑部主事,遷郎中,官至浙江提學道。以疾乞休,家居二十年,著述頗豐,可惜大多散失。在家傳藏書《雙虹堂文集選》中,竟然找到了陸舜的會試佳作。

  科舉是古代封建王朝選拔官吏的一種制度,由於採用分科取士的辦法,所以叫做科舉。從隋朝大業元年(公元605年)開始實行,到清代光緒三十一年(公元1905年),科舉制經歷了1300多年。

  清朝科舉分為童試(院試)和正式考試,正式考試有三級:鄉試、會試、殿試。陸舜鄉試中舉,順治七年(1650年)拔貢(拔貢是清朝科舉制度中的一種。由各省學政選拔地方文學、品行兼優的生員,貢入京師國子監,稱為拔貢生,簡稱拔貢。清朝初定六年一次,乾隆七年改為逢酉一選,即十二年一次,進入國子監學習)。14年後,即康熙三年(1664年),47歲的陸舜參加了禮部具體負責的會試。

  清朝,會試於鄉試後的第二年春天舉行,主考官(總裁)由皇帝欽定。日期定於每年農曆二月(雍正五年改在三月)。會試分三場,每場三日。會試考取貢士後參加殿試。清初在四月初舉行殿試,以一天為限。這是選拔進士的考試,分三甲錄取,只有等次之差,不再淘汰。因此,對陸舜而言,會試是人生中最重要的考試。

  據福格《聽雨叢談·卷九》,陸舜參加的這次會試不同以往:“初廢八股取士,專用策論,改試二場。取中二百五十人,比前科人數頓減,蓋士子習於八比,苦於遷業,應試者甚少。”引文告訴我們:這次會試由三場改為兩場,沒有寫八股文(又稱八比文)。寫慣了八股文的不少士子放棄了此次會試,陸舜是鄉試“經魁”,無疑也是寫八股文的高手,但他沒有臨陣退縮,參加了這次會試,成功勝出,接下來的殿試,陸舜為“第二甲賜進士出身”第七名。

  蛇,民間稱之為“小龍”。陸舜屬蛇,這次會試,陸舜是會試“經魁”(明清科舉考試分五經取士,每科鄉試及會試的前五名分別於五經中各取第一名,稱為經魁),可謂萬眾矚目,“小龍”變“大龍”。

  清初,會試分三場舉行,三日一場,第一場在初九日,第二場在十二日,第三場在十五日。

  三場所試項目為,四書文、五言八韻詩、五經文以及策問。1661年,順治帝駕崩,8歲的康熙帝即位,以鰲拜為首的滿洲貴族四大臣輔政,他們都是馬背上打出來的戰將,對科舉取士“一沿明制”不以為然。因此,康熙三年(1664年)甲辰科會試,便“廢制藝,以三場策移第一場,二場增論一篇,表判如故”。意思就是由原來的考三場減為兩場,廢止了八股文,而以首場的時務策作為考試主要內容代替原來的七篇“四書文”和“經義文”。

  這次會試,究竟要完成哪些文章,已經很難考證,筆者查閲了光緒三十年(1904)甲辰恩科會試試題,分別如下:第一場史論五篇(內容略)第二場考各國政治,藝學策五道(內容略);第三場《四書》《五經》義,一題為:“大學之道,在明明德,在親民,在止於至善義”。次題為:“中立而不倚強哉矯義”。三題為:“致天下之民,聚天下自貨,交易而退,各得其所義”……《四書》《五經》義,題目必定出自《四書》、《五經》(相當於今天高考劃考試範圍),應試者要用古人的語氣作文,即所謂“代聖賢立言”(相當於今天高考作文標明:詩歌除外,自定文體,自擬題目等規定)。

  這次會試,陸舜成為經魁,最成功的應該就是《四書》《五經》義。今天,我們還能看到他當年應考“《四書》《五經》義”的文章嗎?

  據《道光泰州志》記載,陸舜“詩文甚富,兼工戲曲,著有《雙虹堂集》、《吳州文集》、傳奇《一帆記》、《雙鳶記》,另有《石門諸山記》收入《小方壺齋輿地叢鈔》……”遺憾的是,300多年過去,陸舜的上述著作多已散失。查閲可以找到的《海安考古錄》《海陵叢刻》《陸吳州集不分卷》,一無所獲,想到家傳藏書中有高祖父一代的遺物——清朝的手抄本,其中有三本陸舜的著作,真是“得來全不費工夫”,其中有一篇《君子以自強不息論》,應為陸舜佚文,從特意註明“會試文”來看,當為康熙三年會試,陸舜考“《四書》《五經》義”所寫文章。